发文章

新基建

众所周知,云计算能够提升网络资源利用效率,从而帮助企业节约生产成本,对于企业发展和传统行业转型来说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一直以来,我国在云计算发展上并不具备优势,因为我国云计算起步较晚。

从无线技术来讲,5G比4G是有优势的,当然如果说有网就行那可能的确不用5G,一开始可能还没有很多相关的应用,不过随着时代发展,5G的优势也会渐渐突出。成本肯定有压力,但是也应该能接受。

物联网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基建”的七个领域中,5G、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与物联网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同时能源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也需要物联网技术赋能。“新基建”的布局建设,必将为物联网及其相关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近年来我国工业产业增加值的增长正逐渐趋缓,压缩式的加速工业化使得我国工业面临着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等问题,严重制约了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当初级生产要素优势丧失后,能否依靠知识和技术等高级生产要素发展工业是避免一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从智慧城市到无人工厂,从农业到医疗远程诊断及手术,从金融科技到车联网、自动驾驶,新基建各项技术融合应用场景无处不再、无所不能,正在激发更多的经济活力,释放更多的消费需求。

在未来的低空新基建领域也一定会发生变化,不在乎起降场地,不再是一些传统的领域要求,而是从数据上去提供服务,从服务上提供产品,从产品去创造一个新的价值。

目前,在“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了“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的目标。

毋庸置疑,“新基建”既是强化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保障,又是推进数字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更是融入数字经济时代的关键设施。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相比4G基站,5G基站建设运营成本大幅跃升,5G单基站成本是4G的2-3倍,覆盖相同面积所需能耗更高。较长的成本回收期,在一定程度上对基础电信运营企业也产生压力。

数据中心之间海量数据的传输需求推动光传输设备进一步革新,使得传输设备在提供超宽带宽的基础上,进一步结合接口开放、智能管控、高集成度等应用需求,进一步优化或设计数据中心所需的传输设备,进一步延伸光通信技术应用场景。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工业经济及系统全方位深度融合的全新工业生态,改变了企业研发、生产、管理和服务的方式。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已近四成。根据IDC预测,全球数据总量将会从2020年的50ZB快速增长到2025年的175ZB。届时,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数据圈,占全球数据圈的27.8%,超过美国,超过欧洲、中东及非洲数据圈的总和。

数据中心不是学习档案的静态数据,而是学生学习的过程性动态数据。数据中心不能只收集不归类,也不分析。数据中心需要嵌入智能分析。

与传统基建不同,新基建更注重数字化与智能化。而近几年,AI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引领性技术,已经走出技术爆发阶段,进入落地应用。AI驱动的新基建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正在加速与通信、科技、电力、工业、交通、汽车等多个社会民生重点行业的深度融合,从社会治理到商业化落地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新基建正在催生和重构一个全新的新造船工程体系,升级智能制造构建新一代智能船厂,是我国造船业提质增效、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对我国造船行业的持续科学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