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

从今年来看,疫情防控政策的全面放开也不会让即时零售的热度有所退潮。大疫三年,即时零售已经重塑了消费者的行为习惯,这也让即时零售渗透率不断提高。当然,各家大厂围绕着即时零售的争夺也会比2022年更加惨烈。
当流量成为了新零售的主导,那么,与其说它是新零售,还不如说它是电商。这个时候,新零售仅仅只是电商是外衣而已。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的玩家投身到新零售的战局之中,要么是想要获得巨头和资本的青睐,要么是想要借助新零售的概念继续收割流量的红利罢了。
顺丰的快递主业近年来增长乏力甚至亏损,服务水平也不复当初,而且随着顺丰旗下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的破产下线,承载过顺丰野心与梦想的电商事业,已经崩塌得一塌糊涂。
在浙江省中部,一个既不沿边,也不靠海的城市,在资源匮乏、工业基础薄弱的条件下,诞生了一种特别的经济现象:成千上万的商贩经营着小商品批发销售贸易,全国各地大批大批的人员涌入,令这里的经济欣欣向荣。这座令无数中国商人心向往之的城市就是义乌,这种经济形式被称为“义乌模式”。
过去10年,农村电商星火燎原,突飞猛进,在助力脱贫攻坚和“三农”发展中作用显著。下一个10年,农村电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将在乡村振兴和促进县域、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中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同时,农村电商自身也需要升级,才能在“数商兴农”中扮演好引领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