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数据中心

SDN(Software Defined Network,软件定义网络)是一种新型网络创新架构,是网络虚拟化的一种实现方式。其核心是通过开放之前封闭的北向接口和南向接口,达到软硬件解耦的目的。通俗的讲,SDN是虚拟化需求的产物,目标是尽可能使用通用/白牌服务器/交换机来实现网络功能。

AMD的“野心”并不愿止步于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的10%份额,正如苏妈在2020财年Q1季度财报会议上所说的,AMD正不断扩张的数据中心处理器业务,希望与长期在该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英特尔展开竞争,一较高下。

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成为经济增长新引擎。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资产,是资源,同时也是一种新型生产要素。数据中心(Internet Data Center,IDC)作为数据存储、处理和计算的载体,成为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

如今的用户有不同的需求。数据中心内部和外部的信息需求截然不同,而用户正在使用DCIM。如果这些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特定需求进行调整,那么为他们设计的各种基础报告将变得更加有价值。

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目前主要还集中在自动驾驶汽车、聊天机器人、数字孪生技术、机器人技术以及从大数据集中利用基于AI的“智能”系统获取业务洞察力等方面。目前尽管可以自主运维的数据中心和自动驾驶汽车一样还没有成为现实,但是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已经在技术、运维和人员等方面取得了许多重大突破。

建设大数据中心,既是应对疫情和经济下行的有效手段,也是对以往社会治理能力建设不足的补课,更是开启了智慧社会的数字时代。从社会治理能力来看,我国虽然有500个城市开展了智慧城市建设,但这些城市大数据中心之间相互分离尚未连接,致使疫情期间不同城市间数据无法互通,很多跨域协同问题无法得到有效的数据支持。

大型数据中心建设中,机械、电气和管道(MEP)通常占总资本支出(不包括IT)的70%。而电力基础设施在这70%的资本支出中占到40%左右,而在运营成本中约占13%。因此需要企业进行大量的投资。

数据中心的空间需求是由机架的数量决定的。传统的IT机架尺寸是600*1000mm,一个100平米的机房空间可以容纳大约50个机架。机架也有其他尺寸,估测数据中心所需的空间,首先必须了解机架的尺寸和数量。

数据中心为数字商务和在线会议提供技术支持,这使数字基础设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也为数据中心世界带来了一种成就感,并保持了数字业务的运营和增长。

由于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运营商和云计算提供商以及大型企业为了有效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需要开展更多的计算工作,服务器销售量现在一直保持在20多年前网络繁荣时期的水平。

Gartner表示,这一增长将得益于企业从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对其施加的现金流限制中反弹。它预计,到2021年,最终用户在全球数据中心基础设施产品上的支出将达到2000亿美元。

对于具有高度特定需求的大型数据中心,有许多商业和开源图像识别算法和训练集可用。对于较小的数据中心,那些没有专门的人工智能开发团队的资源,或者那些有着非常常见问题的数据中心,供应商越来越多地在他们的安全产品中加入这些功能。

数据中心开始运营时,可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30%电力,理想是在未来将数据中心发展成为由100%可再生能源供应的设施,SK Broadband解释,如此以来,运营数据中心电力成本预计将比香港降低30%,也比东京降低50%。

在以往,数据中心可能依靠空气冷却技术来维持正常的工作温度。而保持更高的功率密度是空气冷却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促使许多组织开始考虑采用液体冷却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