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而当“智慧”+“会展”站在一个有互联网技术背景的会展业从业者的自身角度上看,“智慧会展”应该是: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为基础,在充分挖掘和利用大数据分析等新一代科技技术的同时,力求建立一个“以用户(人)为核心”的快、准、省的信息交流和资源匹配生态链接平台。
长期以来,抖音、快手意图在社交市场上分一杯羹的野心人尽皆知。然而从此前的轨迹来看,快手的“欢脱”、“喜翻”、虚拟社交,抖音的“多闪”、“飞聊”、“派对岛”,两者推出的多款社交产品和服务或是以失败告终,或是不温不火,社交似乎成为了抖快无法逾越的大山。
数字人是互联网生态转向的一个标志,作为更宏观的元宇宙构想中的一环,需要引起一系列连接与关系的变化,以构建新的社会行动场域,开拓新的商业情境。
欲要在后互联网时代继续延续流量的发展模式,欲要在后互联网时代找到激活流量的方式和方法,以短视频为切入点,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选择。事实上,腾讯方面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然而,困囿于其流量的重心在微信的现实,最终让腾讯微视折戟沉沙。
当前,伴随5G网络和千兆光纤网络的快速普及,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沉浸式技术不断升级,元宇宙步入了应用创新和推广的活跃期。然而,万物智联时代的元宇宙毫无疑问也面临着网络安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