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数字化转型

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推进,科技数据和业务数据的边界逐渐模糊,科技数据最终需要锚定于业务输出和内部管理。通过科技数据,能够精准了解产品的功能使用情况,并根据数据反馈贴合用户的使用习惯,辅助产品设计过程中做出正确的决策。

政企数字化转型来到目前阶段,可以说走过了一段“逐层堆山”的路。一个个系统、一种种技术累积下来,大量企业的数字化结构十分复杂,这也造成了广为诟病,甚至已经从国家层面提醒注意的“堆烟筒”问题。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技术与业务场景深度融合。随着政府与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化,国内将涌现一批优秀的数字化厂商服务于甲方用户。同时,各行业内数字化转型的先进企业也会将自身数字化能力赋能于行业内的其他企业。

我们已经走入了数字时代,数字化技术的发展正在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新职位的增加,根据CSET的数据,2019年美国需要网络技能和人工智能技能的职位数量为3.4万个,而2010年只有几百个,在此期间,网络职位和人工智能职位的类别分别增长了约265%和1300%。

数字化转型表明,只有企业对其业务进行系统性、彻底的(或重大和完全的)重新定义——而不仅仅是IT,而是对组织活动、流程、业务模式和员工能力的方方面面进行重新定义的时候,成功才会得以实现。

数据治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大部分零售企业来说,由于内部数据构成复杂,每次具体应用时需要服务商重新清洗,费时费力,效率很低。对企业内部数据进行标准化治理,是有效利用的第一步。

已经有不少企业意识到,5G(再加上Wi-Fi6)所带来的变化绝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更可能成为企业加速创新和转型的核心驱动力。

数字化转型并不是“魔杖”,能够在突然之间就会获得价值。只有了解在数字化转型中真正需要的内容,并确定数字化转型最终起到重要作用的原因,才能获得这一价值。

数字化转型并不是企业提高效率和品质的唯一选择,如果管理层愿意,线下的管理制度也可以实现。但是配套的数字化软件、制度和架构可以实现用“机器”来实现绝大部份日常的物业管理动作,减低对人的依赖和要求,同时保证可靠的作业质量。同时,作为数字化运营的一个结果,精确可信的运营数据是未来物业管理服务产品的核心组成。

在推动数字化产业发展上,规划指出要“培育壮大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新兴数字产业,提升通信设备、核心电子元器件、关键软件等产业水平。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

在大数据时代,时时刻刻都在涌现海量数据。在进行数据治理工作的过程中,必须在代价和收益之间取得平衡。往往没有必要追求百分之百的数据质量,而对于历史遗留数据,数据标准也不可能对其进行完全约束。很多时候,对于企业来说,数据可商用是平衡原则的重要参考。

智慧城市的核心痛点也在于此,实体经济的转型无法套用既定方案,需要结合当地的经济特色进行系统性的规划和设计,建立新的标准与规则,对建设方的能力边界和行业经验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既要懂技术,又要有行业经验,还要有能力提供定制化、专属化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DevOps从数据度量和反馈的角度输出一系列数字指标,对软件交付和产品生命周期多个环节进行端到端的数字触达,同时对业务场景、办公场景、协同场景进行数据驱动转型。

数字化转型,在日本也成为热点。去年5月份日本发布2020年版《制造业基础技术的振兴政策》白皮书(以下简称该报告),提到了全球新冠疫情会加大促进日本落后的数字化转型(DX),适应全球不确定发展环境。

当前,环境污染的加剧让环境保护得到空前重视,全球经济的发展与碳排放的增长相互脱钩成为大势所趋。在国内,生态文明建设被作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随着社会数字化与能源升级的双转型,“绿色制造”重要性愈发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