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数字化转型

当消费者按照社交疏散准则纷纷涌向在线购物时,冠状病毒疫情刺激了本已十分繁荣的电子商务领域。鲜为人知的制造商朗派包装(它在这样一个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将商品从仓库送到千家万户)在数字技术和自动化方面进行了文化变革,因此它为应对在线订单的冲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根据CCFA的数据,截至2019年末,中国便利店门店数超过13万家,达到13.2万家,增速达8.2%。我国前十大便利店店铺数占全国、店铺总数的63%,位居榜首的两家石油系占36%。其中易捷2019年便利店门店数量为27600家,占全国总便利店门店数的20.91%;昆仑好客的便利店门店数为2万家,占总数的15.15%。

疫情后,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发展带来了新机遇,利用数字化进一步让企业提升市场竞争力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不管是办公室(联合办公)、法务财务,还是企业出行,都将走向模块化和专业化。

首席执行官希望首席信息官能帮助他们领导数字业务工作,但成功与否取决于能否激励、赋能和吸引其他业务领导。本文介绍首席信息官应开展的一些对话。

对于数字化转型工作的所有讨论,没有一个单一定义适用于每个企业,甚至适用于单个组织。例如,2017年6月WiPro Digital公司进行了一项调查,其中四分之一高管承认,其组织中的人员无法就数字化转型的实际含义达成一致。

数字孪生是以数据和模型为驱动、数字孪生体和数字线程为支撑的新型制造模式,能够通过实时连接、映射、分析、反馈物理世界的资产与行为,使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达到最大限度闭环优化。

数字化人才绝对不是单一,不是某一专业,而是各种能力和素质的集合,而不同人格特质的人才通过一定的培训也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施展空间。

数据和算力如何将企业连接在一起,其传输能力是企业最关注的。传输就像传统意义上的“物流”和“高速路”,它也是企业建立算力的一部分。现在企业面临的核心问题是,服务能否保证有效,以及如何跟云公司建立连接。

数字化转型改变了组织如何为最终客户创造价值的思维方式,为此,必须对流程和结构予以重新构想和塑造。然而,对于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员工,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技术当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是仅专注于技术可能会令组织陷入僵局,最终由选定的技术而不是人来领导决策。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行业数字化的推进也在加速。5G在商用初期已经实现了高达千兆的下行能力,通过对多个行业的探索和分析发现,企业对于网络能力的要求主要在于上行。

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最现实、最迫切的是如何对现有业务场景进行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升级,如何利用各种数字化技术创新新的业务场景。这就要求专业服务提供商不仅要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有深厚的积累等数字化技术能力,其次有能力将场景与技术融合,真正将数字化场景应用落地。

默克公司(Merck & Co.)负责IT制造的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Michele D’alessandro负责监管一个团队,该团队会与业务合作,共同创建创新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该公司选择正确的创新项目的流程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发生了变化。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通过对人、机、物的全面互联,构建起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面连接的新型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是数字化转型的实现途径,是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力量。

在数字化变化非常快的今天,特别是对传统企业,数字化变革已经不再是锦上添花,而是企业生存的必需。数字化变革成为公司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在数字化变革中,我们非常看重企业文化的变革,数字文化是牵扯到所有部门,公司的每一个部门都需要有一个数字化的文化。

数字化本质就是用新技术手段驱动社会新的生产要素产生,企业变革如果不结合好这个生产工具,那么在接下来的经济运行中无法获得新动能驱动,那只能面对更加残酷的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