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工业互联网

5G与工业互联网的融合将加速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建设,加速中国新型工业化进程,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面临疫后的重重挑战,湖北省全力加快建设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体系,协同推进,积极打造“5G+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湖北样板”。

5G已经成为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利器,为行业提供差异化+确定性的业务体验。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以来,工业企业开始自发探索和打造智能工厂,对于确定性网络的需求有自发的驱动力。

工业互联网在中国的内涵又做了延伸:工业互联网是全要素、全价值链、全产业链的枢纽。SAP公司推动的是Industry 4.0 Now战略,工业互联网又在中国支撑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新世界格局下,一国的制造实力被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美国前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劳拉•泰森(Laura D'Andrea Tyson)一语成谶:“一个国家在使其公民的生活水平持续上升的同时,生产产品和服务的能力能够经受住国际竞争的考验,这种能力就是国家竞争力。”疫情当前,尤其如此。

围绕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共性技术要素,以企业应用为牵引,鼓励传统工控企业与信息技术企业深度合作,突破面向传感器、生产装备、控制系统的嵌入式系统和中间软件技术,提升数据集成和计算分析能力;三是注重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体系。

工业互联网根本上来讲是把人、机器、各种移动终端连接起来,通过传感器监控制造和服务的各个环节,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这些环节进行精准控制和效率提升。

人工智能主要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与5G在新基建中的定位类似,也是一种底层基础技术,能够对多个行业进行赋能,应用场景十分广泛,我们将其定位为新基建的“第二环”。

工业互联网与工业大数据应用局限于重点行业和特定场景,大部分企业缺乏大数据分析应用意识,难以全方面的挖掘分析数据,且存在关键共性技术短板,数据分析、应用技术的难点无法短期攻关。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须要高速率、大连接、低延迟的新型网络设施提供连接基础,并且对网络服务质量和可靠性也有着严格要求。在这些需求的牵引下,一方面,现有网络信息技术将加速演进升级,边缘计算、时间敏感网络(TSN)、软件定义网络(SDN)、工业数据建模分析等新兴技术将不断涌现并加速产业化应用。

5G技术演进的过程,就是不断将梦想场景变成现实的过程。作为5G愿景的重要内容,工业互联网以其特有属性,不断向5G的发展提出更高要求。举例来说,很多设备密度极高的工业互联网,在网络上会同时要求1毫秒时延和99.9999%的连接可用率。

推进‘5G+工业互联网’融合发展是一项高水平、大领域的系统性工程,现在仍处于探索阶段,面临数字化基础薄弱、产业支撑能力不足、融合应用仍待深化等问题。

至2020年为止,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在线新经济、数字新基建”,优化产业模型,衍生出了一批融合性新业态,成为经济逆势增长的新动能和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引擎。

边缘计算的安全防护能力薄弱,如果虚拟化技术安全防范不足,将导致上层系统面临巨大的安全风险。设备在接入工业互联网平台时,如果不使用密码手段进行身份鉴别,则不能确保数据来源于真实的设备。同时也需要对运维用户和工业App接入进行身份鉴别与访问控制。

在过去的几年中,物联网(IoT)发展迅速,在信息技术领域已经无人不知。预计在未来十年内将有数百亿个潜在事物连接在一起,市场规模预测每年将达到数万亿美元。尽管物联网技术的应用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市场热度持续走高,人们已经对铺天盖地的物联网概念习以为常。

目前,工业企业OT和IT底层网络通常是基于有线网络,随着工业现场环境的复杂化,越来越多的工业场景逐步采取无线传输方式。工业领域使用的无线通信协议和传统通信行业相比,存在协议众多、标准缺失、兼容性差等弊端,制约了工业设备的全面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