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没有下半场

2019-05-16 16:01:17 文/星际头条 作者/ 刘康 互联网+

传统公司认为互联网有下半场,是因为他们认为互联网科技发展是足球赛,有上下半场,可以继续收割人口红利;但其实,人类数据指数级增长的背后,IPFS分布式技术开始引领从底层颠覆。互联网是一场单轮淘汰赛,新技术总会淘汰旧技术。

当我们别无选择,旧互联网的危机,似乎随之而来。

什么是互联网?它是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的国际网络,依赖标准的HTPP、TCP/IP协议,让全球的人、设备之间实现互联。什么是下半场?好比一场世界杯,足球赛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互联网的万维网络从静态单向的Web1.0发展到现在动态的、多向交互Web2.0。自从美团点评CEO王兴2016年07月提出“互联网下半场”观点,几位互联网精英领袖发表了相似看法,并一度被奉为圭皋,并在坊间流传。互联网精英领袖认为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这让一部分人相信互联进入下半场竞争。但,果真如此吗?

前不久迪斯尼以713亿美元吞下21世纪福克斯公司,完成收购。而在去年更是花费800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旗下美国电信公司AT&T,迪斯尼正在成为内容+分发的一头巨象。迪士尼董事长兼CEO罗伯特·艾格称,“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非凡的历史性时刻,将为我们公司和股东创造巨大的长期价值”。传言称迪斯尼曾想收购最大的付费订阅的流媒体巨头Netfilx但以失败告终。而最近,苹果公司突然发布appletV,进军流媒体视频领域。很显然,传媒巨鳄和互联网巨头都在追逐的是流媒体背后的人口红利。

当有大公司推出一个新的产品和服务时,消费者欣喜若狂,“改变了世界”“极佳的体验”,尤其是进入IoT,智能语言助手和智能家居到来,“方便”“智能”“联网即可操作”。殊不知方便快捷的背后隐藏着危险。

我们被迫处于这个快速迭代的社会,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都在急切寻求改变,寄希望于追赶上步伐,不会被时代甩下车。以至于我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离我们最近的,手机。手机上,是网络。网络让我们接触互联网,享受流媒体服务,也贡献了自己的数据。我们成为大公司的人口红利,他们手中有一个威力巨大的装备:数据收割机。

实现数据收割有几种主要的方式:

名正言顺,注册账户:通过注册、提交信息来获取用户姓名、手机号等隐私。“你注册完数据都是我的,不许反驳”。

悄悄摸摸,诱导获取:注册领取红包、提交手机号、填写身份证号...“快填哦领5元红包,只是坏处我不说”。

强制攫取,为所欲为:偷取手机电话权限、短信纪录,甚至输入法也被监视。“不给权限不给你用哦,快允许App拨打电话权限吧”。

偷猎数据,无处不在:线上线下共同偷取,成立广告联盟,贩卖、共享用户隐私,反过来再给用户推送广告赚钱。“这叫智能推送,是让你觉得我们懂你”。

举点例子,华为手机更新Android9.0系统,取消了第三方桌面功能,系统更新前未有任何相关说明,侵犯用户知情权和选择权。而更新系统的用户成为后台统计数据中的一员;三星手机开机必须插入sim卡,之后自动视为激活,不再享受无理由退款。这叫强制获取,为所欲为;仅Facebook和Google这两家企业,就吃掉整个互联网广告市场2/3的份额,哪怕被国会调查,被欧盟罚款几十亿美元,对于他们的广告收入都是九牛一毛。

试问为什么大公司可以肆无忌惮,因为用户量庞大!大到:你,可有,可无。

不断增长的用户量是他们提供技术和服务的所赢的回报。但超过一个基数后,庞大的数据具备价值,需要去攫取。Facebook通过大数据和虚假信息左右美国大选,而Google也被因数据问题被重罚,但如果说它作为市值最大的科技公司,很难因为一次处罚倒闭。

也许我们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勇气,但他们最熟悉,因为他们知道“数据在我手上”。数据垄断之下,马太效应明显,垄断公司的数据越来越多,用户手上的数据越来越为0,而企业实体则是强者恒强,弱者越弱。垄断者越来越多,新兴创新者越来越少。大公司口中的保护你的隐私,就像给你穿皇帝的新衣。用户的数据被抢走,隐私形同虚设。

数据所有权的攫取成为为所欲为的捷径。

互联网的下半场?区块链?

一个注定不可变化的事实,大公司吃定了人口红利。

什么是人口红利?该理论是1998年由哈佛大学教授(David E. Bloom)与杰佛瑞·威廉森(Jeffrey G. Williamson)所提出,人口红利指的是劳动适龄人口丰富,让经济增长十分有利。而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是普通用户的数据丰富,对数据垄断公司的利润增长十分有利。

这两年,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只是去产能的资本游戏,在资本退却后,零散的投资者才知道这不是新的商业模式,也没有产生实际的商业价值。等我们冷静下来,发现这和当时追逐VR一样,过热的投入热情,渐渐迷失。因为,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经濒临枯竭。尤其是面对区块链技术的冲击,传统流量矩阵已经难以用套路套牢用户,数据收割困难。去中心化、无中间人、透明、可信任、分布式记账,这些让区块链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

可转眼间,传统科技巨头已经进入区块链。

《福布斯》编制了首份区块链50强榜单(Blockchain 50),Google、三星、IBM、微软、亚马逊等强势进入榜单,并且像沃尔玛这种偏实体的企业也上榜。这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却是亚马逊,全球最大的云服务厂商,云计算也是它利润最大的业务。意味着大部分的数据都在亚马逊的服务器,变成了它的摇钱树。亚马逊为了适应区块链技术,旗下的AWS已经开始提供区块链工具,方便客户使用他们的工具使用分布式技术服务;传统巨头不可能忽视区块链技术的革新作用,世界如此,国内也是如此。国内,金融新兴霸主蚂蚁金服(排名全球区块链50强第4位)早已开发已商用的区块链技术服务平台,应用于商品溯源和跨境支付。而此时,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在全球有超过10亿用户。

面对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传统巨头本身不再满足于现有的用户体量,普遍以为区块链技术爆发后会让部分大公司被时代列车甩下车。实际相反,他们更敏锐,更能第一时间布局新技术,抢占新的流量高地。等到他们发布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品时,人们才惊讶,原来他们早早就开始了。

在互联网精英领袖看来,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是已经是下半场的竞争,理由只有一个:从互联网到“互联网+”,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的到来。

有人想在中场休息,有人想在中场翻盘。但互联网产业的旗帜,恐怕已经不再按他们的挥手摆动。互联网巨头不放弃区块链,因为他们要多手准备,制定中场调整休息,要规划下半场的战略,要关注行业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他们害怕一个必然的结局:互联网没有下半场。

互联网没有下半场

数据指数级增长,存储的新方式没有下半场。

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地球人口70亿,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产生数据,而数据的生产需要设备采集,数据传输过程需要计算转化,数据存储需要存储介质,这些都是可见的物理成本。人类的数据无限,但物理设备不可能无限。因此,数据有,但存储不一定有。继而数据丢失、被删除、被攻击、被篡改...

以前,一个的MP3的2GB容量已经算大了,但是如今手机的容量已经是128GB、512GB、甚至1TB等,相差可超过1000倍。尽管数据存储载体形式多样,但始终无法满足指数级的数据增长需求。

难道没有解决办法了吗?首先我们找出无法满足的原因,核心在于数据存储在中心化服务器。

因此,根本的解决办法不是购买更多固态硬盘,而是实现数据分布式存储。从中心化到分布式,技术需要协议栈的支持。

目前最好的协议是IPFS星际文件系统,这个已经在区块链技术行业奠定了颠覆级作用的协议,正在发挥它的作用。

IPFS星际文件系统让网络分布式

对于分布式存储,准确说是IPFS的激励层Filecoin。Filecoin是IPFS开发方协议实验室的、基于IPFS协议层上的区块链加密货币项目,它的目的是激励用户,使得Filecoin分布式存储得以扩大和持久发展。理论上,Filecoin利用分布式技术,让无限的数据分布式存储在节点上,加密存储,保证安全。同时libp2p技术让IPFS和其它区块链系统的底层桥接成为关键。这样无论是传统的数据存储还是为区块链网络提供数据存储,IPFS Filecoin都成为首选,从而颠覆旧的数据存储模式。

流量入口没有下半场

现在不用Google和百度还来得及吗?它们一个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一个则在国内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绝对第一。

大数据,像一把刀,刀刃锋利,快速切割,做饭炒菜方便好用,加上大数据的定制分析和精准投放,那把刀比我们更熟悉我们。我们以为是用“刀”切菜,没想到的是最后是我们被“刀”切。切完就是收割。

数据如果无关紧要,那价值等于无。但,价值理论告诉我们,这只是听起来似乎如此。因为1百万人的数据汇集起来,即便许多无用的,都能产生价值。

商人逐利,无可厚非。它们掌控流量入口,采集数据,形成自己的阵地,为竞争准备。可是一旦数据成为武器,那就是血淋淋的恐怖。这里的指的是,存在一种可能性即国外组织通过某些方式获取中国人的健康数据、基因、体质、食物偏好,进行有计划的“侵略”。侵略的武器就是大数据,武器的建造厂就是搜索引擎。

假想一下,一个对中华民族复兴抱有敌意的组织,开始对国人进行多年研究,掌握了从西北到东南地区的地图数据,通过某一跨国公司发布的智能手表,获取了国人的心率健康信息并同步到海外服务器,而多年以前,通过进入中国各个生态旅游景区投放外来物种入侵,破坏内地植被和海洋生态,使用食物倾销改变国人食物成分,通过收购媒体和娱乐公司的垄断巨头,有组织有规模地使用电影、广播或流媒体资源来进行文化感染...在正好的一个时间,各方面都已满足,它们开始执行预演了三年的入侵计划。

以前,Google似乎就可能参与过这种假想的计划。不过Google搜索退出中国。可怕的是,离开全球第一大人口国家,Google搜索依旧占据九成份额。增长速度也是恐怖的。根据年报数据Alphabet(即Google母公司)2018年全年,总营收1368.19亿美元,净利263.21亿美元(1776.67亿元),平均每天能赚7200多万美元。一个事实是,谷歌贡献营收占比99.6%,而这些主要来源于广告收入。可以说广告成就了Google如此高的利润,其背后固有技术围成的壁垒,包括机器学习。难怪Google CEO桑达尔·皮猜会说AI正在帮谷歌赚更多钱“通过机器学习等技术,谷歌帮助广告客户可以更高效发布广告,以及实现更精准有效触达”。

在传统公司看来,精准广告既能让广告客户更高效,也能提升用户体验,这是情理之中。Goolge公司的市值从2005年的500美元攀升到2019年的1200美元,增长140%。这些年,它的体量不断扩张。

Google母公司Alphabet市值不断增长

我们在Google搜索时会出发广告,在利用AI机器学习,对用户行为进行跟踪。Google用AlphaGo展现了强大的AI能力,最近,Google又发布最新AI工具,可以扫描文档、接听电话、搜索商品,加上Adsense,Google宣示着自己的搜索攻城拔寨的野心。

“不作恶”(Don't be evil)是Google的信条,不过在2018年它从行为守则中删除。也正是这一年,Goolge在欧盟被反垄断罚款27.36亿美元,只是利润的10%,好比九牛一毛。2019年,Google再次因AdSense广告服务被欧盟处罚14.9亿欧元。Google做错了什么,屡屡遭处罚?垄断、广告推广、不正当竞争。

尽管广告合约不公平,Google还是垄断全球搜索流量,Google承诺对AdSense广告服务进行整改。但这些都于事无补。无法否认的根源是中心化服务的弊端已经无法补救。

从底层改变搜索引擎的路劲逐渐清晰:采用分布式技术,加密设计,用户利用公钥和私钥掌控数据,加上智能合约防止数据伪造和篡改,并且搜索时没有广告追踪。IPSE正是如此。IPSE称之为InterPlanetary Search Engine,即星际文件系统,是一个采用IPFS技术的革命性搜索引擎。使用IPSE搜索,在区块链技术下,拒绝广告跟踪和不良诱导,加密技术保障数据安全。同时IPSE允许激励用户生产和分享价值资源,丰富IPFS资源,应用于B端的商业存储和C端内容生产,用区块链技术构建新的流媒体平台和UGC价值内容平台,从而构建下一代价值互联网的流量入口。

IPFS的两个层级

从本质上,IPSE就和Goolge等传统搜索不同。Google使用的是中心化服务器和HTTP协议,是不安全,被中心节点控制的,隐私数据容易窃取和泄露,而IPSE是分布式设计,使用IPFS协议,是安全的,数据在分布式节点上加密存储和传输,没有单点故障,黑客也无法攻击。另外,IPSE还是第一个具备经济价值的搜索引擎,通过激励,构建了多维一体的经济生态。在这种形态下,搜索引擎不再会成为大公司的流量收割武器,而是用户自我掌控的平台,用户能自由选择搜索,选择权和知情权才会得到保障。从流量入口的内部、外部都是革命性的转变。

IPSE帮助用户快速检索IPFS网络上的资源,而IPFS是新的底层协议,替代HTTP,创建Web3.0,也就是下一代价值互联网:去中心化、分布式、万物互联、自由、高效的网络。

总结:未来,我们选择

当我们失去了应有的选项,也就意味着别无选择,旧互联网的危机,已经呈现。传统科技巨头垄断下的互联网形态,不仅需要全球法律法规的的约束,还需要从底层技术开始革新。基于IPFS协议和IPSE搜索的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相信新的互联网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形态。传统公司认为,互联网有下半场,是因为他们认为互联网科技发展是足球赛,有上下半场,可以继续收割人口红利,而实际上,人类数据指数级增长的背后IPFS分布式技术开始引领从底层颠覆,而流量入口转变为以IPSE为代表的安全搜索从应用层变革,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协议栈对人类生产生活的作用越加明显,让人们意识到互联网是一场单轮淘汰赛,而新技术总会淘汰旧技术。因此,互联网没有下半场,只有淘汰旧形态再到一个新的阶段。

免责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leixiao@infoo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