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专家视角

作为继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之后新的经济形态,数字经济加速迈向产业互联网的新阶段。这是由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历史大势所决定的,是由人类生产工具、生产要素和基础设施的演进升级所决定的。

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快速发展,数据呈现爆发增长,海量获取、存储、流动、传输、计算、应用,对经济社会发展、国家治理等方方面面产生了重大影响。"万物数据化,万物被数据定义"。

江苏是制造业和信息产业大省,具有工业门类齐全、企业类型多样、工业数据资源丰富、信息基础设施完善、大数据产业发展快速等多重优势。

新基建,从根本上说就是服务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主要包括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信息基础设施,还应包括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比如智能交通、智能电网等。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具有诸多新的特点。

近期,国家大力发展新基建将对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同时也为集成电路产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前景。就此话题,《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丁荣军。

区块链是我国“新基建”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突显了区块链的基础性和重要性。区块链依托于5G、云计算、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基础设施,并与这些基础设施相互融合、相互赋能,共同提供和完善我国社会、数字经济领域的信任与协作机制。

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在经济领域的贡献更为显著,不仅表现在保驾复工复产,在生产组织、智能制造、智能质检、供应链管理、市场营销、客户服务、财务管理、产业信贷和人员培训等环节也都有成功的应用案例,今后还将加快推广以取得更大的效益。

王坚认为,促进数据要素参与价值创造和分配是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支撑。目前,实体经济之所以利润薄、效率低,较大程度是由于制造业传统生产要素(劳动力、资金、土地、能源原材料、物流等)供应增长受限导致了成本居高不下,同时,整体营商环境等外部交易成本较高也导致了传统动能减弱。

她认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经济造成的短期冲击是显著的,但基于我国举国体制优势、较完善的基础设施、巨大成熟的消费市场、劳动力素质提升,以及包括工业互联网、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在内的数字基建的驱动升级,疫情过后,以“线上”和“工业互联”为特征的“场景式”变革,势必会加速工业互联网的建设,强化我国经济韧性。

数字技术已成为此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的主力军。尤其是大数据技术的应用,在疫情态势研判、精准防控及后续治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每一代新的信息通信技术都会经过起步,到稳定再到退出历史舞台的过程,而如今火热的5G就正处于第一阶段,因为现在最基础的网络还没有建完,只有等网络一切就绪,应用才能慢慢成熟起来,再到它承载不了很多应用的时候,那就到了该慢慢退出的时候。

如何看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今后发展路径、发展模式?理想的模式应该是怎么样的?将会形成怎样的市场格局?2019年1月11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许召元在“2020中国制造论坛” 上认为,未来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竞争或将主要呈现为两种模式。

其实,通信测试仪器仅是张平教授曾经从事的一项科研工作,让他积累了推动新技术产业化的经验;更为关键的是,他在3G、4G和5G的标准及网络架构的建设上,对我国无线通信的发展作出了高价值贡献。

工业互联网具有高度个性化的特点,所有工业互联网的软件都需要根据企业具体实际而适配,甚至需要根据企业自身设备情况进行定制。最好是有提供一篮子解决方案和服务的第三方公司,但这意味着非常高的服务成本,无论是BAT等互联网公司,还是外企,都不愿着力太多。在这方面存在市场失灵问题。

传统“封堵查杀”已过时,杀病毒、防火墙、入侵检测的传统“老三样”难以应对人为攻击,且容易被攻击者利用,找漏洞、打补丁的传统思路不利于整体安全。主动免疫可信计算,则是以密码为基因实施身份识别、状态度量、保密存储等功能,及时识别“自己”和“非己”成分,从而破坏与排斥进入机体的有害物质,相当于为网络信息系统培育了免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