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章

专家视角

高文表示,网络通信仍是未来科技发展的重要领域,不同于以往以高速连接为主要发展方向的网络通信,未来网络通信技术发展的趋势是云网合一,连接的核心在云,而且必须是智能的云,因此云上最关键的是要建立一个云脑。

在5G应用方面,可以说边缘计算和5G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何才能更好地挖掘出适合5G边缘计算融合的杀手级应用呢?

李伯虎认为,包括新互联网技术、新信息通信技术、新人工智能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新生物技术、新应用领域专业技术在内的七类新技术正在飞速发展。其与应用领域新专业技术的深度融合引发了人类社会、国民经济、国计民生等各个领域的重大变革。

信息技术迎来爆发式发展,即将引发一系列颠覆性创新。比如,连接将由5G向6G发展,以统一网络协议满足工业差异化连接需求;计算将由冯氏架构向多架构综合发展,实现现场算力低成本,普适化;分析将由简单智能向多元复杂智能发展,实现工业系统自决策、自优化。

吴汉明指出,现阶段,极小(纳米)与超大(万亿晶体管)制造工艺的极限组合已经成为主流,该组合对芯片的制造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人工智能、物联网给安防产品和技术带来了颠覆的变革。5G+AI格局加速千行百业智能升级,为智能安防带来5G+AI“芯”时代,开启智能安防新业态;基于深度学习、AI、机器视觉、物联网等人工智能技术打造的安防生态圈,可以让智能安防突破无限可能。

要持续性提升芯片技术攻关能力,增强发展后劲,不能仅仅依靠单点技术的突破,而要从“点”走向“域”,形成体系化势能。对于如何利用好标准、资金、市场等多种手段支持“垂直域创新”,助力芯片技术攻关,邓中翰分享了他的思考与建议。

余少华表示,制造业创新中心是推进和落实制造强国战略的关键举措,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是国家级创新平台的一种新形式,是面向制造业创新发展的重大需求,突出协同创新取向,以重点领域前沿技术和共性关键技术的研发供给、转移扩散和首次商业化为重点,充分利用现有创新资源和载体,完成技术开发到转移扩散再到首次商业化应用的创新链条各环节的活动,打造跨界协同的创新生态系统,抢占未来经济和科技竞争的先机。

当我国的制造业与互联网“强强联合”,业界已经达成共识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互联网”概念便顺势而出。相较于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的安全体系,工业互联网与互联网虽同为网络空间的一部分,但除具有互联网存在的内生安全问题外,工业互联网还有一些不同之处。

在信息领域,众多技术往往构成一个体系,并有生态系统的支撑,而技术体系的作用远大于单项技术、产品、服务等的作用。

要对科学规律的第一发现者、技术发明的第一创造者、创新产业的第一开拓者、创新理念的第一实践者,取得一致的认识并进行明确的规定,才能改进符合科研规律的科技评价体系和人才激励机制,建立起支持创新、尊重创新的社会环境。

5G实现了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无缝融合,5G主要依靠无线技术,是超密集的组网,把蜂窝做得更密,大规模天线把空分复用因素综合进来,全频谱接入,增加更多频率利用,还有物理层的改进。

目前,已上线运行的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达85个,覆盖22省级行政区,包含船舶、集装箱、汽车、石化、食品、医疗器械等33行业,接入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的企业接近1万家,标识注册量已超100亿。

沈昌祥介绍,计算机不能处理所有的逻辑组合,过往的计算机围绕着计算任务,以可靠、高效作为目标,那么系统只要处理计算任务有关的逻辑就可以了,大量逻辑没处理,就留下了可以被利用的漏洞,安全问题时有发生。因此,做软件甚至操作系统,安全治理服务应该跟上。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带动数字技术快速发展,以数字技术为引擎的第二次机器革命悄然而至,数字技术已经成为全球竞争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