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的“大水”里,能否诞生BAT这样的“大鱼”?

2020-03-23 08:48:17
彭昭
工业互联网
全文共约 8554 字,阅读约需 17~29 分钟。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工业互联网的美好未来,可谓是“水大鱼大”,甚至很多人看好在这一领域诞生新型BAT的潜力。“水大鱼大”这个词的“发明权”归属于经济学家周其仁,含义是指市场大了,需求被激发,就有机会出现高市值的大企业。

3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

通知中提出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拓展融合创新应用、加快工业互联网IIoT试点示范推广普及、加快壮大创新发展动能、加快完善产业生态布局和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等6方面20项措施。

最近一段时间,工业互联网频繁被上层“点名”——2月2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出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部署…

这一系列“点名”的背后有其深层次原因。

因为工业互联网、5G、数据中心等数字基建正在日益成为新基建的“底座”。它们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新兴产业,既有巨大的投资需求、又能撬动庞大的大消费市场,乘数效应、边际效应显着。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是兼顾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长期增加有效供给的优先选择。

在文章《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点点名的“工业互联网”,正在成为“数字基建”时代的核心》中,我曾分析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统称,其中涵盖两个重要板块,工业物联网和产业互联网:

工业物联网:侧重于平台能力,提供共性的数字基础设施,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能力,比如平台的承载能力、通用性和可扩展性。

产业互联网:侧重于应用能力,提供各个垂直行业的应用服务与产业链运营能力,核心竞争力在于业务方面,包括垂直行业的专业知识和运营水平。

如果将视角进一步扩展到全球,工业互联网是难得一见的高速增长领域。

根据IoT Analytics在报告《IIoT Platforms For Manufacturing 2019~2024》中的最新预估,2024年全球工业互联网的支出将从2018年的16.7亿美元,增加至124.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CAGR可达40%。

用一个词形容工业互联网的美好未来,可谓是“水大鱼大”,甚至很多人看好在这一领域诞生新型BAT的潜力。

“水大鱼大”,这个词的“发明权”归属于经济学家周其仁,含义是指市场大了,需求被激发,就有机会出现高市值的大企业。

按照以往的经验,哪里的水量上涨,哪里就会冒出新的大鱼。不过,由于工业互联网的某些特性,过去的经验或许无法照搬。

如果将工业互联网催生的强大国内市场比喻成水源,工业互联网企业比喻成水中之鱼,从现状分析,简单的政策激励,市场中最具代表性和活力的广泛中小制造企业不一定买账。

工业互联网目前存在的是一个个孤立的“鱼缸”、“池塘”,鱼苗们在高速成长的同时亦须倍加呵护,距离“水大鱼大”的状态还要跨越不小的鸿沟,跨越过程中需要破解很多难题。

天下难题,常常内在就包含着答案。这篇文章我们继续围绕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来讨论:

在目前的形势下,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格局会发生哪些变化?哪些领域的市场需求最先被激发?

很多企业纷纷发布了2019年的财报,结合最新数据进行分析,工业互联网企业的成长情况如何?

当工业互联网的水位快速上涨时,如何更好的打消制造企业的顾虑,创造“水大鱼大”的适宜环境,充分激发市场需求?

01

下沉到深水区,打造新型产业集群

经过过去几年的探索,工业互联网进入了靠实力、看效果、凭价值说话的阶段。

大家意识到想要做好工业互联网,并不是一个纯技术就能解决的事情。技术只能解决其中很小的一个方面。

在工业互联网的建设过程中,原地踏步的例子不在少数。

很多人做数字化转型的项目,你会观察到他永远都在做试点,做完一个试点再做一个试点。

为什么?

因为只做一个试点,很难一劳永逸的改变企业管理者的观念。

往往是管理者先有了正确的观念,认为数字化是企业转型必经之路,工业互联网是有效手段,然后通过试点来印证这个理念是对的。失败的那些案例,往往是试点项目没法串联起来。没法统一在一起为制造企业创造可复制性的可以放大的价值,所以只好不停再做试点。

过去两年,根据工信部的信息,在全国范围内遴选出了153个优秀典型示范项目,初步形成了地区、行业、企业协同推进的态势。

之后工信部组织了对包括试点示范企业在内的170家工业互联网企业进行的调查摸底,有100家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连续3年实现增长,平均主营业务收入2016年-2018年年均增长率为18.4%。

在2020年,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逐步进入了深水区。怎么把前期积累的示范项目的优势,进行“从点到面”的有效规模化复制,辐射到更多企业?

只把看不见的数据通过大屏幕展示出来,过去能在展会上博得众多关注,但现在变得远远不够,工业互联网需要在产业精细管理之处创造价值。

西门子物联网服务事业部总经理朱骁洵跟我讲过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他在团队内部经常以“炸油条”的铺子举例。他跟团队讲:你先别去考虑自动化是什么、工业互联网是什么,先通过数字化手段,来评估“炸油条”这种形式产线的效率。评估效率可以让你发现这些环节是不是真的紧扣资产利用率,员工利用率是不是最优?如果效率能提升,就是数字化带来的价值。

就在这样一点一滴的实践中,各种企业根据前期经验摸索出了工业互联网从点到面的快速复制和发展的路径,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提供综合性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能力。

这类企业能够提供多种通用性能力对外广泛赋能,并且能提供跨区域、跨行业的应用和服务。

作为其中的代表,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中提到的10家企业,对国内工业互联网界来说应颇感熟悉。

第二种:提供区域性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能力。

在不同的区域和维度中,用户的需求不同,这决定了企业提供的业务将会不同。

这类企业往往同时具有综合性服务的能力,还能根据不同区域的特色需求,比如港口外向型城市、经济开发区和高新区、制造业密集区等,实现差异化和定制化。

典型的代表比如阿里云和腾讯云。

阿里云IoT在重庆建设的“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计划在3年内将接入100万工业设备,5年内将助力重庆4000家制造企业实现“智造”,打造工业互联网的“重庆标准”。

2019年底,阿里云IoT宣布将以飞象工业互联网为基础,联合淘宝天天工厂共同推出C2M用户直连制造模式,为重庆的食品电商企业全面数字化赋能,帮助工厂拓宽商业机会。

腾讯云对全国108个工业强市进行了梳理,有选择性地挑选20个区域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腾讯云已经在烟台、西安、张家港等多个地区搭建了工业云平台,此外还有4个正在交付过程当中。

第三种:提供垂直产业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能力。

这类企业往往深耕某一个行业,具有深厚的工艺知识和行业积累,围绕自己的核心优势向整个产业链作延伸。

典型的代表比如智布互联和粮达网。

智布互联是一家为面料贸易提供大数据驱动方案的企业,在2019年9月完成了1亿美金的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和红杉资本联合领投。

智布互联的主要业务是为面料提供数据驱动方案,致力于发展纺织云工厂。他们通过“互联网+纺织”思维打造共享纺织工厂产能资源新行业模式,推动传统纺织制造加入互联网共享经济公司。

粮达网是中粮集团和招商局集团共同成立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截至2019年12月25日,粮达网累计注册交易商6835家,实现大宗农粮线上交易6120万吨,粮食运输总量1800万吨,供应链金融服务500亿元。

农粮行业的数字化发展处于初级阶段,粮达网在“互联网+农粮”的道路上探索了5年,打造了以线上竞价交易为主,线下就近交收,提供全程金融、物流和信息服务服务的商业模式。

除了上述三种路径之外,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进入深水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提上日程,渐渐第四种愈发下沉、颗粒度更细、聚焦精准的发展路径加速浮现,并有可能最先受益:

下沉的第四种路径:围绕精准产业集群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能力。

无论是一个区域,还是一个垂直行业,其背后都可能涉及成百上千家工厂和企业,产业链条很长、需求非常复杂,隔行隔区如隔山。对一家工厂进行数字化改造尚且不容易,更何况面对如此众多的企业和如此碎片化的需求,很难通过一套打法搞定,工业互联网建设的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

在区域和产业之间,把握精准网格点,是一种另辟蹊径的做法。这些网格立足于产业集群,也就是那些产业优势效应明显的地域。这些地方既有自发性的市场内生需求,又有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持。

从2019年开始,很多企业发现了产业集群的优势,触发了新一轮实践,将传统企业聚集区通过工业物联网技术,改造为新型产业集群。

中国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制造大国,是靠人工在解决制造业这些最难的技术问题。很多偏偏是自动化最没法解决的问题、工业机器人最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企业用人力进行了完美的实现。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机器,就算最厉害的企业,其实也会有非常“传统”的生产场景。在工业互联网的实施过程当中,如果非要等到这些技术问题都能被新一代的机器人算法解决的话,并不现实。

这些自动化水平不高的行业,工业互联网恰恰是帮助他们提升效率的好手段。

第四种路径的代表已有很多,典型的比如步科、云镝、浪潮和树根互联。

成都的郫都区把以郫县豆瓣为核心的食品饮料集群,作为全区的支柱产业。深圳步科与阿里云一起,对其中10余家企业进行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比如杨国福、品品、满江红等企业,与步科合作,开启了数字化改造的进程。

步科产销通是一款云协同制造方案,帮助企业实现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融合。一方面,步科通过为特卖商家提供产销通SaaS软件,帮助工厂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提高效率;另一方面,通过对接天天特卖平台,打通销售端与制造端,轻松实现企业产销协同。

广东像阳江的五金、廉江的小家电、中山的灯具和锁具等等,都是大量的中小企业产业集群。云镝智慧是中国联通与金蝶集团合资组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我们以云镝为阳江五金刀剪工业云平台为例。

云镝在阳江调研了70多家五金刀剪企业,每家企业都存在着大量的手工流程,它的产值占了全球60%以上。对于这些中小企业而言,单靠自己做数字化转型,一次性投入成本会很高,所以云镝提供轻量级服务给这些企业,用月租或者年租的方式,来帮他们上云上平台做转型。

山东的滕州有“中国中小机床之都”之称,截至2018年底共有机床企业750余家,年产各类机床10万台。这里聚集了大量中小企业,滕州钻铣床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80%,但大部分是低端机床,智能化程度不高。在当地规划中,到2022年机床产业要成为滕州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支撑点。

鲁南机床、威达重工等多家滕州机床龙头企业与浪潮签署协议,以浪潮云In-Cloud工业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围绕机床设计、生产、销售和售后服务构建了滕州机床云平台。通过大数据研发的新型机床出口价格60万元/台,比老产品价格高出了足足一倍。

树根互联在广东湛江为廉江小家电集群实施的改造,也是第四种路径的一处典型缩影。在物联网智库的《为什么说产业集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工业互联网平台?》一文中有详细介绍。

这种路径中,企业围绕新型产业集群,构建工业互联网能力,提升产业数字化水平,同时又可以反哺和增强产业的聚集力,形成良性循环。

工信部在《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中,也强调了新型产业集群的作用:

“增强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能力。引导工业互联网产业示范基地进一步聚焦主业,培育引进工业互联网龙头企业,加快提升新型基础设施支撑能力和融合创新引领能力,做大做强主导产业链,完善配套支撑产业链,壮大产业供给能力。鼓励各地整合优势资源,集聚创新要素,培育具有区域优势的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

02

商业模式加速验证,IIoT企业答卷如何?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平台超过70个,平均工业设备连接数达69万台,平均工业模型数突破1100个,平均工业APP达到2120个。

根据工信部的规划,下一步将推动重点平台平均支持工业协议数量200个、工业设备连接数80万台、工业APP数量达到2500个。

工业互联网领域沉淀的如此大量的设备数据和工业应用,如想转换成真正的价值,还得体现于商业模式验证的能力。

在文章《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点点名的“工业互联网”,正在成为“数字基建”时代的核心》中我曾提及工业互联网的若干种创新商业模式。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在白皮书《工业互联网:商业战略和创新架构》也有所介绍,此处不再赘述。

很多国际知名的工业互联网公司已经发布了2019财年报告,我们参照Gartner在工业互联网平台魔力象限中所示的企业,挑选重点来看,分别是Software AG、PTC和日立。

SoftwareAG

在Gartner关键项目(愿景和执行力)的评分上,德国的Software AG都是排名第一,表明这家软件公司在工业互联网平台领域有着非常不凡的实力。

Software AG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umulocity,于2017年3月被收购,提供与集成、分析和安全相关的设备管理、数据管理和竞争能力。Cumulocity可以独立使用,也可以与Software AG的数字业务平台产品组合中的其他产品结合使用,以利用改进的分析、数据管理和集成功能。

尽管在2019财年,SoftwareAG的云平台与物联网业务实现了38%的增长,但其收入4230万欧元(约3.2亿元人民币)低于预期。2019财年的License收入增长了44%,达到1260万欧元。

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相关收入增长了16%,达到1130万欧元,其中,维护性收入增加了35%(200万欧元),SaaS销售额增加了31%(660万欧元)。

PTC

作为以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PLM起家的企业,PTC自2013年起通过不断并购和战略性收购,逐步建立起一个囊括M2M连接Axeda、应用程序支持ThingWorx、分析ColdLight、增强现实Vuforia和工业自动化Kepware在内的端到端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并统一整合到ThingWorx中。

2019年1月起,PTC核心解决方案和ThingWorx产业创新平台在全球范围内仅通过订阅方式提供。目前PTC的全年营收稳定于10亿美元左右(约70.9亿元人民币),由软件订阅性收入、License收入、技术支持和专业服务构成。

从业务构成来看,PTC的营收由4部分构成,包括3D建模CAD、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工业互联网IIoT和增强现实AR。相比于CAD和PLM,PTC认为IIoT和AR解决方案的市场增长更快,但其财报中并没有列出具体的营收占比。

日立

早在2016年,日立便对外发布了Lumada物联网通用核心平台,将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到现有产品中。

Lumada Data Services协助用户在数据中心、云端和边缘位置,对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数据,进行有效管理。Lumada Data Lake是具备自我优化功能、创新和智能的数据湖产品。Lumada Edge Intelligence包括一系列全新软件和经验证的边缘设备,支持企业网络边缘各类数字化的应用。

Lumada业务的收入在三年内快速增长,从2016财年的9000亿日元,增长到2018财年的11270亿日元,覆盖650家企业客户。根据日立2021财年的计划,Lumada的营收目标为16000亿日元(约1024.5亿人民币)。

国内工业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情况并不逊色,甚至领先。

以海尔卡奥斯为例,它位列国家级10大双跨平台首位。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的数据,其上工业APP数量为2379个。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海尔已经转型为一家软件企业。2020年1月,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公布了中国2019年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名单,海尔超越阿里云计算,位列第二,仅次于华为。

根据中瑞世联在2019年6月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截止2018年12月31日,海尔卡奥斯的总资产账面价值约为20亿元,市场估值为45.6亿元。

03

工业互联网,“大水”才有“大鱼”

随着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加速,终端用户对于业务整合需求被大量激发,正在促进IIoT平台之间的“跨界”互通。

1937年,新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科斯,在他那篇讨论企业性质的论文里,引用过他老师的一个比喻,说市场就像海洋,而企业就是海洋当中的鱼。这里面的经济学问题,是市场本身就可以平衡供求,那为什么还存在大大小小的企业?

科斯的答案现在大家都知道,市场有交易费用,而企业正是可能节约交易费用的一种组织。再推一步,如果市场非常大,交易费用也一定巨大,那能够节约海量交易费用的组织,就是巨头企业。

但现在工业互联网的格局并不是“海洋”,而是一个个孤立的“鱼塘”,工业互联网数据和应用之间并没有互联互通。

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在2016年的白皮书中就明确提出过这个问题。

下图中显示了IIoT解决方案的4个APP应用程序,每个应用程序都通过承载它的IIoT平台,与各自的设备和传感器进行通信。

APP 1与设备A和B通信、APP 2与设备C和D通信。尽管APP 1和APP 2在工业互联网平台A上共享通用的基础结构和服务,但它们无法相互操作,更别提与承载于工业互联网平台B上的APP 3和APP 4互通互联。

这种情况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初期可能不会遇到问题,但是终归没有任何一家平台能够完整的满足一个行业用户的所有需求,最后还是需要借助数以万计的工业APP企业来共同完善。

如果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数据与应用无法互联互通,APP开发者就要面对系统无法高效集成、研发效能低等痛苦和问题。

其实已经有不少用户发现,企业内部存在这么多“池塘”的数据割裂感:“上云上平台有可能比不上来还痛苦,原因很简单,这个工业应用在这朵云,那个工业应用在那朵云,结果发现他们之间的数据是不能互通的,因为底层的基础设施不相同。”

对于工业互联网来说,建设一个彼此没有隔阂的生态环境,让各个工业APP可以连接起来,是共同搞活池水、做大市场蛋糕的前提。

搞活工业互联网的“水源”,汇聚成海洋,这件事情当然是越早着手代价越小,但是面对的困难并不小。

首先,数据的归属权在于最终用户,工业互联网平台并没有太多掌控力。

其次,每家工业互联网平台都有自己的目标和商业利益。遇到一个工业应用,当你也能做我也能做的时候,到底用谁家?势必产生拉扯。

还有,各个企业还处于扩张地盘的阶段,有多少精力可以用于推进互联互通,也难以协调。

因此,在最终用户和APP开发者面前,有可能产生某个工业应用到底选择哪家IIoT平台的站队问题,让本就处于发展初期的市场,平添了许多前进障碍。

----写在最后----

在工业互联网“隔壁”的智能家居领域,2019年底,亚马逊、谷歌、苹果宣布了一项新的合作,将共同成立一个名为“Connected Home Over IP(CHIP)”的小组,旨在开发、制定一套基于IP协议的智能家居连接标准。

虽然这是起步于智能家居的一套标准,但它的适用场景却不仅限于智能家居。

CHIP正在打造的是一条数字“管道”,家用电器、医疗设备、智能汽车…这些硬件的物理功能都可以被转化到一个统一的数字世界之中。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难怪巨头们选择首先搁置竞争,共同做大市场“蛋糕”。

巨头们的本次合作,可谓是IoT发展史上的关键一步。

从大局出发,工业互联网是否也该迈出这一步了?

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如能在技术互补、资源互补的前提下,基于特定产业尝试互联互通,同时国家有关部门对数据资产的归属、安全、管理等方面出台相关标准,可以更好的让最终用户受益,促进市场合作和生态健硕。

本文总结:

1. 在2020年,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逐步进入了深水区。围绕精准的产业集群,提供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能力,将传统企业聚集区通过工业物联网技术,改造为新型产业集群,成为一种有效路径。

2. 工业互联网领域沉淀的如此大量的设备数据和工业应用,如想转换成真正的价值,还得体现于商业模式验证的能力。

3. 但现在工业互联网的格局并不是“海洋”,而是一个个孤立的“鱼塘”,工业互联网数据和应用之间并没有互联互通。

4. 对于工业互联网来说,建设一个彼此没有隔阂的生态环境,让各个工业APP可以连接起来,是共同搞活池水、做大市场蛋糕的前提。

收藏
免责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leixiao@infoo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