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开源谁吃谁?

2019-12-06 14:06:25 文/CSDN 作者/ 编译/风车云马

云的很大一部分价值与底层软件的关系是正交的:它让客户摆脱低价值/高复杂性的操作。而开源软件常常倾向于非常复杂的操作,这使得打包和交付服务变得更有吸引力。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云与开源不仅仅是谁吃谁的问题。环境在变化,历史在发展,引出的更多的是我们对于谁能更好的适应这个环境问题的思考......

 

以下为译文:

如果你不赞成云会“吃”掉Hadoop、Pivotal和Red Hat公司,那么如何解释他们暗淡的前景?

马克•安德雷斯森(Marc Andresseesssen)的“软件正在吞噬世界”已经催生了一个完整的技术食物链,包括“开源正在吞噬软件”、“云正在吞噬开源”以及“多云正在吞噬云”等一系列说法。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所处的地位感到满意。谁不想成为顶级掠食者或关键人物呢?一些人反对上面的排序,坚持认为开源实际上是在“吃”云。

不可否认,我们还是会经常听到“开源吃云”的说法,“吃”可以有不同的解释。然而,开源的倡导者们在这场食物链争夺大战中,很快就变得形而上学了……

公共云正在采用开源软件,并将软件作为服务来运行。可以说,公共云是由开源驱动的,尽管它们也有大量的私有软件,但云仍然是消耗资源的一方。从经济角度来看,云似乎更适合开源业务。

开源和云,谁吃谁?玩的是完全不同的游戏。开源爱好者关注的是特定的软件片段以及实现方法。公共云超越了软件,在一个更为广阔的层面上运行,在这个层面上,软件是一项重要的服务,但不是服务的唯一组成部分。

公共云将横跨海洋彼岸的电缆、数百万的cpu、艾字节的磁盘、丰富的软件、大量的人员和提供24×7操作,所有这些都集成到一个易处理的实用程序中,任何人只要授权就可以访问该程序。无论是对于软件开发人员还是用户来说,云服务不仅仅是软件的一个实例,操作本身就是它的能力。

云的很大一部分价值与底层软件的关系是正交的:它让客户摆脱低价值/高复杂性的操作。而开源软件常常倾向于非常复杂的操作,这使得打包和交付服务变得更有吸引力。

来自云的不对称的意外竞争使开源公司困惑,他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自己的软件的竞争优势,并不是不可逾越的护城河。你突然发现现有产品只是更广泛产品的一个特性,这一点也不好玩,但这就是软件的现状。声称开源正在吞噬云,就像那些声称自己吞噬星巴克的咖啡豆农一样:它有意忽视了绝大多数消费者的需求。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一位年轻热心的IBM员工,他勇敢地为“混合云改变了云市场的一切”这一夸张论点进行了辩护。其实没有多少IBM员工会这样做,尤其是在不上班的时候,所以我不得不为他的努力鼓掌。但他的论点一开始就简单地认定“开源将吃掉云”,这是一种对开源固有的优越性的盲目崇拜,而没有更广泛的考虑客户问题、价值主张、价值链中的位置或潜在的经济学。

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我点燃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敌对之火,以便更好地理解这场辩论。

亚马逊与开源公司

目前的争论主要集中在亚马逊和一些开源公司,例如Elastic和MongoDB。虽然AWS长期使用“客户告诉我们……”作为对话的前缀,但它正在提供自己的服务,这些服务是基于开源项目的或与流行的开源项目兼容的,从而与那些项目相关的商业开源公司有了竞争。例如,AWS慷慨地创建了一个新的开放源码发行版,其中Elastic作为专有软件保留下来了。

此举引发了很多大胆的博客文章,也有一些公司开展疯狂的认证工程,以阻止AWS使用所谓的开放源代码的软件。如Cockroach实验室和Redis实验室,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新许可证。这重新引发了一场关于开源存在主义的哲学争论:它是免费的吗?还是要保护关键项目贡献者的权利?开源的权威人士似乎并不支持这种方式。

而且,让开源软件发挥作用的不只是AWS。谷歌和微软都有许多建立在开源软件上的服务,并且还在开源他们自己的一些软件。AWS扮演了新的开源角色,这让以前同样另类的微软很感兴趣,同时微软通过与开源公司Databricks和Hashicorp等公司的深入合作来创建服务。

云的出现也迫使许多开源公司更加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服务。Elastic和MongoDB都有运行在大型公共云上的成功的云服务,通过这些云服务,他们有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操作自己的软件。甚至有人认为,AWS的加入为这些公司的服务带来了好处。

但最根本的问题是,客户是喜欢OSS公司提供“更好”的个别服务,还是更喜欢来自公共云的“什么都不缺”的服务?虽然公共云可能没有写软件,但他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管理你所有的服务,更深层的和更容易的集成服务,获取的成本较低。

完全取代?

彼得·莱文认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点过度紧张了:

“我还认为,我们过度关注了来自公共云供应商的威胁。尽管这些供应商可能会托管开源项目,但迄今为止,据我所知,没有一家开源公司完全被云提供商取代。”

事实上,一些大的OSS公司最近已经失去了销售动力和独立性。从这些公司前景黯淡的状态来判断,它像是新的顶端捕食者——云的杰作。

OSS想要赢得这场食物链竞赛需要对此原因做出解释,尤其是在软件公司繁荣时期和股市触及历史高点的时候。值得关注的是Hadoop公司的困境,还有最大的开源公司Red Hat。

Hadoop

不久前,Hadoop和它的商业旗手发生了一件大事。Cloudera、HortonWorks和MapR总共筹集了超过15亿美元的资本(分别为10亿美元、2.48亿美元和2.8亿美元)。其中包括英特尔对Cloudera的二次投资——针对Hadoop的想法令人感到奇怪。

Cloudera和Hortonworks都通过ipo筹集了3.35亿美元。然而,令人失望的财务业绩迫使两家公司合并到一起。今年早些时候,两家公司悄无声息地合并,而它们的创始人则悄悄离开了公司。两家公司的总市值从宣布合并时的52亿美元降至如今的25亿美元左右。后来,MapR还是以很低的价格贱卖给了HPE,还被后者吹嘘为“一笔好买卖”。

Hadoop留下了一堆客户的眼泪,他们花了大笔资金建造“数据湖”,却难以成功部署和管理这些数据湖,更不用说在这些湖中寻找业务回报了。与此同时,大数据业务已经转向云计算,因为云计算更便宜、更容易。正如马修·洛奇所说:“Cloudera没有生在云时代。”

当时有人声称Hadoop将取代各种专业的、成熟的数据库技术,但Hadoop最终成为了一个万能的数据交易工具,却什么都做不了。Hadoop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应该再次警惕那些即将到来的“下一个大事件”,它们会扫除之前的一切。

Pivotal

Pivotal是Pivotal Labs、SpringSource和Greenplum等收购项目的合并体,加上VMware对这些业务的投资。Pivotal在2018年4月的IPO中以每股15美元的价格融资5.55亿美元。它的峰值是74亿美元,随后由于“销售执行”问题和“复杂的技术”而错失良机。当VMware收购它时,其市值已经跌至22.5亿美元,每股15美元。有关交易的法律文件可能已经送达。还有,Cloud Foundry最初是作为一种服务来设计的,但却发现自己陷入了向那些部署和管理服务的企业销售产品的复杂境地;然后,他们选择了云。

Red Hat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Red Hat(红帽),它是开放源码的长期代言人。Red Hat是最初的能够围绕开源构建良好业务的成功范例。然而,“模范”已经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为什么?因为有云。

直到去年,红帽有数十亿的收入,不错的利润率,数十亿的银行存款,两位数的增长。IBM斥资340亿美元收购了有史以来最高价格的红帽公司。我个人认为IBM出价过高,不过红帽管理层和股东愿意拿走IBM的钱这一事实表明,他们不相信IBM在云时代有未来。他们乐于以一个仅在6个月前就创下历史最高股价的价格离场,这表明他们对恢复这一估值的能力信心不足,更不用说超越这一估值了。现在来看,这可能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对于IBM来说,Red Hat可能看起来像一块宝石(任何没有缩水的东西都会缩水),但它们也存在云相关性问题。

事实上,Red Hat是商业开源的典型代表。红帽公司面临着一个非常传统的技术产业问题:过时。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基础设施相关产品”,即RHEL服务器操作系统。随着计算从客户数据中心转移到公共云,RHEL并没有随之转移。虽然说云在Linux上运行,但是不能在RHEL上运行。AWS、Azure和谷歌不会为Linux支付Red Hat。最终红帽公司在2018年开始萎缩,其核心业务增长放缓,连续两个季度未能达到华尔街的预期,这被认为是成长型股票的问题,该公司三分之一的估值消失。

 

历史永远向前发展

有句话“成功是一个糟糕的老师”被很多人认可,包括比尔·盖茨。当前的开源情况与微软在21世纪早期的情况惊人地相似。这家公司原本经营得很好,很享受现状。但后来开源软件和软件即服务(SaaS)撼动了这个舒适的世界,该公司拒绝做出改变,而是更喜欢以前的世界秩序。

对于云的兴起,一些开源软件公司的反应惊人地相似。当你认为终于有一个完美的模型时,它就会被打乱。开源并不是软件历史的终结。历史永远向前发展,尤其是对技术而言。事实上,开源是一种脆弱的商业策略(依赖于项目和软件公司之间松散的关系),而不是一种好的商业模式。

正如微软和上一代软件开发人员最终不得不接受和做出改变一样(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商业开源世界也是如此。在面对新的发展趋势时,固执己见和墨守成规是不可取的。适者生存。

开源将作为一种开发模型而存在。

很难想象有任何一种基础设施或开发软件不是开源的。但这远远不够,未来的商业战略还将部署更多的工作。下一个伟大的开源努力可能是使多云成为现实,至少对于关键的工作负载是这样的。但是,新型业务模型必须将服务作为主要交付模型,并对云服务的特征——集成级别做出重要的部署。

原文作者:CHARLES FITZGERALD

免责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leixiao@infoo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