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生:临床研究需要大数据

2019-06-11 11:41:54 文/HIT专家网 作者/ 孙鹏

要提高临床的学科水平,不做临床研究是不行的。但没有全面、系统、完整的临床大数据就很难进行临床研究。

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

“要提高临床的学科水平,不做临床研究是不行的。但没有全面、系统、完整的临床大数据就很难进行临床研究。”日前,在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年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王福生认为,开展临床研究工作需要不断建设完善临床数据库和大数据平台,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

临床学科建设离不开数据库

“现在国家建立了一些临床研究中心,有些省份也在开始建设临床研究中心。这相当于是重点实验室,很重要。”王福生院士表示,一流的临床学科需要开展临床研究,其中医疗大数据非常重要。而医疗大数据平台和智慧医疗应用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医生护士、统计专家、管理专家等,关键问题是如何建好临床数据库。比如,对于个体来说,目前临床研究都有CRF图表,包含了每个病人的检查、影像、病史等所有资料。但对于不同地域、不同专科的临床研究,需要建设更全面、系统、完整的临床数据库。

据介绍,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十分重视临床学科发展,专门成立了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定位就是临床、科研、生物治疗三位一体。“临床和科研两支队伍需要有效整合、资源互补,特别是针对感染病和肝病方面的临床研究。”王福生院士表示,在建设研究型医院的目标下,需要进行研究型科室建设,主要有三方面任务:一是以完成和提高临床工作为基本任务;二是结合临床开展技术创新和科研工作;三是培养优秀的复合型人才。

同时,临床研究始终要把临床诊治放在第一位,针对出现的临床问题、诊断问题、治疗难题等,要提出问题做研究,研究结果要为临床服务。临床方面要“接地气”,解决实际问题;研究方面则需要“高大上”。

“我们现在有乙肝治疗的59000多个成人病例,数据量很大。但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大数据都是好的?”王福生院士表示,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比如,此前在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青少年肝病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中,最多涉及只有500例左右的病例研究,但后来依然有突破性的探索发现:对小于3岁的幼儿进行抗病毒治疗,其表面抗原转阴率可达到65%,尤其是针对免疫耐受病例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突破。

“我们有一些进步,但还有很多不足,还没有充分利用和整合好数据。”王福生说,“这使我感觉到临床大数据的建设、设计、组织、管理、使用还存在很多问题。”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2014年,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成立感染病中心,并把感染病科室与肝病生物治疗中心结合,形成了针对多个病种的两个实验室,坚持“看好病、做好科研、培养人才”的理念,主要聚焦解决数据整合、资源集中等临床研究最根本的问题。

医疗大数据的最大问题是缺乏复合型人才

如何把临床数据库和医疗大数据做得更全面、系统、完整?王福生院士认为,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复合型的高水平人才。医疗大数据是一个团队工作,包括临床团队、统计团队、研究平台、政策保障等,需要医生、护士、辅助科室、统计专家、管理专家等共同参与。

在他看来,未来医疗大数据和智慧医疗都需要专门培养专业学科人才,需要培养既懂临床业务、又懂建立临床数据库的研究型医生。同时,建立临床数据库和医疗大数据平台需要领军人才、学科带头人和研究型专家,要具有国际战略眼光,能在国内外的行业领域内把握前沿、方向和合作。

“人还是要有点儿理想,我们在学科建设也要有点儿理想,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才能有向前发展的动力。”王福生院士表示,国家临床研究中心要想发挥引领作用、创新作用和辐射作用,就需要建设好三个团队:

第一是临床医生团队。在为患者看好病的同时,还要建立完善门诊、住院的临床数据库。

第二是临床研究团队。尽可能形成更多的临床共识、临床标准和临床指南。

第三是转化医学团队。解决转化医学深层次的一些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学华为?任正非提出要重视物理、数学的基础研究,因为这是技术创新的根本问题。”王福生说,对于临床研究来说,最离不开的内容就是临床数据库的建设。在此基础上,领军人才和学科带头人协同努力,建设卓越的人才团队和临床大数据平台,再与国内外同行共同合作,才能推进大数据的资源的共享和智慧医疗的创新应用。

医疗大数据平台要落实管理

在王福生院士看来,除了一流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以及不断完善临床数据库外,针对医疗大数据平台的管理同样非常重要。比如病历录入的问题,即使数据再好,如果不及时录入或错误录入,大数据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数据不能杂乱无章和无序,‘烂棉花织不出好布匹’,我们需要有质量的临床数据库。”王福生院士说,这就要建设完善医疗大数据平台,需要相关领域专家集中力量、协同促进做好平台的管理。在2015年,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就成立了临床研究管理中心,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整合项目资源,发挥出领军人才和学科带头人的作用。

“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我们实验室的墙上贴着的‘Idea+勤奋+平台=成果’,三者缺一不可。其中,Idea不是简单地想做什么,而是要把所有问题想清楚,背景是什么、怎么去做?这一切都设计好后才是真的‘Idea’。”王福生院士认为,看清方向、明确目标、认准道路,以及进一步明确角色和定位,对于科室和科室主任来说至关重要。

“我们中心现在承担着建设国家临床研究中心的任务,正在做肝病的全病程一体化诊断体系研究,而建立临床数据库是中心下一步的重要目标。”王福生院士希望,通过团队专家成员和全国相关分中心专家的共同努力,争取在病毒性肝炎的临床诊治、防控、治愈等方面能形成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根据录音摘编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免责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leixiao@infoobs.com